农产品贸易改革是减少贫困的关键

其他文种: Italiano, English, Français, Español

        2005年1月10日,华盛顿:世界银行今天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近70%生活在农村,农业改革,尤其是全球贸易自由化,对于给他们改善生活的机会具有重要意义。
        由M.阿塔曼.阿克索伊和约翰.C.贝金编辑的新报告《全球农产品贸易与发展中国家》注意到,尽管最近在日内瓦达成了框架协议,但农业保护仍然是全球贸易谈判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工业国对农业的高度保护是导致2003年坎昆部长级会议失败的主要原因,并且仍是全球贸易谈判多哈回合悬而未决的关键问题之一。
        报告说,尽管发展中国家提高了农业生产率,但是如果工业国和部分中等收入国家不减少农产品贸易保护,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就无法充分发挥减贫效益。在这些国家不减少保护的情况下,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只会导致许多商品的生产过剩和价格下跌,削弱具有竞争力的贫困国家为扩大出口和增加农村居民收入所作的努力。
        报告说,确认良好的政策选择并不困难,但改革的可行性取决于既得利益的力量以及政府确定在多种目标中进行有效的权衡取舍的能力,这些目标包括粮食安全、收入转移和扩大高价值农产品的生产规模。
        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弗朗索瓦·布吉尼翁说:“随着贸易政策改革,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政策改革的实质性推进,世界各国已对制造业减少了保护。然而,许多工业国和发展中国家仍然对农业进行高度保护,这样做对世界上的穷国和穷人影响最大。农业增长率对减贫具有特别的积极效应,原因是发展中国家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农村,农村的贫困发生率也是最高的。这份报告明确显示如果我们想帮助农村贫困人口,就需要进行协调的全球贸易改革”。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改革,而工业国保护主义居高不下

        工业国的保护主义居高不下,而发展中国家则对农业实行了大幅度的自由化。作为发展中国家主要保护措施的农产品关税平均水平在90年代从30%下降到18%。
        此外,许多国家也通过降低汇率、摒弃对农业不利的多种汇率制度、取消几乎所有出口税等措施,取消了其他形式的进口限制。然而,许多中等收入国家开始增加“被动保护”,以应对工业国对农业生产者的支持,尤其是在粮食产品方面。
        报告注意到,低收入国家在与中等收入国家和工业国的贸易中,农产品贸易顺差有所增加。但是,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目前对中等收入国家的出口超过他们对欧盟的出口,而欧盟在80年代初曾是这些国家最大的出口市场,而中等收入国家的农产品贸易顺差缩小了。在工业国中,日本的农产品贸易逆差最大(2000-01年近500亿美元);欧盟一度曾是最大的农产品净进口国,现在逆差已经缩小;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员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也出现相当大的收缩。
        报告作出的预测表明,如果不进行大幅度的改革,工业国的农产品贸易顺差就会增加,而发展中国家将会出现农产品贸易逆差不断增加,加剧农村贫困。

农产品贸易改革的潜在得失

        报告确认了扭曲竞争的主要政策手段以及全球改革中可能的赢家和输家,包括生产者、消费者和国内外纳税人。了解誰有可能从一项改革中受益或损失,对于决定改革顺序和建立配套政策,包括协助没有竞争力的行业减少调整成本,具有关键意义。
        报告得出的结论认为,改革有助于减少发展中经济体的农村贫困,原因有二:第一,他们从总体上在农业领域具有强大的比较优势,第二,农业对于这些国家的收入增长十分重要。此外,增值活动的自由化对于扩大农业以外的就业和增加收入来源也是至关重要的。

实施改革是关键

        报告说,如何进行改革将会对发展中国家产生重要后果,指出最佳的方式是实行协调的全球政策自由化。报告说明了采取多种商品方式对改革的重要性,因为收益和损失因市场而存在很大差异。这种方式也会使各国能够以某些商品的收益抵消其他商品的损失。例如,仅世界食糖价格上涨一项就会抵消具有优惠准入的国家大约一半的配额租金损失,相当于4.5亿美元。分析表明,租金损失会比普遍预期的要少得多,因为高生产成本吞噬了对高价格市场的优惠准入可能带来的大部分收益。
        由于国内(包括关税在内)价格下降,产品品种增加,在保护程度高的市场消费者会从贸易自由化中获得很大收益。而对于贫困的粮食净进口国,如果在实行自由化之前对市场没有保护,消费者就有可能面临涨价,原因是单位进口成本提高了。然而,在实践中,这些担心往往是被夸大了的。
        例如,贸易自由化不会对中东和北非的乳制品消费产生多少影响,原因是在国际市场价格上涨的同时,高进口关税也会取消,因此对乳制品消费价格的实际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同样,大多数进口大米的亚洲和非洲发展中国家的大米消费价格也会下降。

商品分类分析揭示了扭曲现象

        报告在提供对单个商品—包括食糖、大米、小麦、花生、水果蔬菜、棉花、海产品和咖啡的综合分析方面有新突破,列举了具体例子来说明严重的贸易扭曲现象是怎样阻碍贸易交流,压低国际市场价格,阻止生产者进入市场或延误没有竞争力的生产者退出市场的。对这些商品的研究也表明,改革将会带来巨大收益,确认了全球模拟的结果。
        报告发现,所研究的大多数商品市场(除棉花、咖啡和海产品外)的边境壁垒都很高,包括工业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例如,所有类别的大米的全球贸易加权平均关税为43%,日本产大米高达217%。许多亚洲国家仍是农产品和食品市场的保护主义坚固堡垒。
        补贴具有类似的效果,压低世界市场价格,通过引诱没有竞争力且往往规模大的生产者制造生产过剩,阻止他人进入市场。例如,美国和欧盟的棉花补贴在一个200亿美元的市场已达44亿美元。在乳制品和食糖市场,出口补贴的效果一直小于关税和关税税率配额计划的效果,部分原因是乌拉圭回合农产品协定制定的出口补贴规定。
        国内的支持和保护主义政策对于发展中国家的生产者具有实质性的负面影响,原因就在于补贴额相当于市场规模的比例。如此大规模的支持计划庇护了没有竞争力的生产者,而惩罚了高效率的生产者,而后者往往在贫困国家。

        统一发稿日期后报告及相关资料将通过互联网对公众提供:http://www.worldbank.org/prospects/globalag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0JAAFE15Z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