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呼吁缩小贫富之间的“知识鸿沟”

其他文种: English
新闻稿编号:99/1955

联系人:
Phil Hay (202) 473-1796
Lawrence Macdonald (202) 473-7465
广播电视: Cynthia Case McMahon (202) 473-2243

        华盛顿,1998年10月2日: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世界发展报告指出,全球正在发生的知识大爆炸既可以帮助世界上千百万穷苦人摆脱贫困,也可能造成知识鸿沟的进一步扩大,使穷国越来越落后。
        1998/99世界发展报告题为《知识与发展》,是世界银行该年度系列报告中的第21本。《报告》分析了全球信息革命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风险和机遇,得出结论认为,获取金融、技术和医药知识对于改善穷人的健康和生活水平具有决定性意义。
        新的通讯技术和计算成本的急遽下降正在“缩短距离,消除国界和时间的界限”,从而使最偏远的农村也能利用快速扩大的知识宝库。但是,知识的快速增长也在“增大最穷的国家和社区比过去更趋落后的危险”。
        世行行长沃尔芬森先生在前言中写到:“在我们对信息高速公路津津乐道时,千万不要忘记那些还没有电话、电或安全饮用水的村庄或贫民窟,不要忘记那些还没有铅笔、纸张或书本的学校。对于穷人来说,新的信息时代-知识为人人-的希望看起来就好像天上的星星可望而不可及。”

知识造成差别

        《报告》指出,国民收入低不是造成国家贫富差别的唯一原因。很多发展中国家缺乏获取和利用经济、技术、社会知识的能力,而正是这些知识激发了世界上的许多成功发展的例子。由于创造专业技术知识的成本往往是很高的,因此工业化国家有更多的机会利用知识来改善本国人民的健康水平和不断繁荣发展。
        令人欣慰的是各国都可以通过制定政策从国外引进知识并结合本国实际加以利用,通过最大限度地发挥本国知识的作用,缩小知识差距。这样做就能够带来本国人民生活水平的较大提高。例如,40年前加纳的人均收入与韩国相同。到90年代初韩国的人均收入比加纳高出6倍。一些研究发展问题的专家认为,造成这种差距至少有一半原因是由于韩国在获取和利用知识方面更为成功。
        穷国和富国在追求知识方面的另一个差别在于前者缺少公共机构来保证人民过健康、富裕的生活所需要的信息的质量和真实性,往往没有能力来鉴定商品或服务的质量,建立标准和强制履约,收集和传播进行商业交易所需要的关键信息。
        这类的问题对穷人为害特别大。由于很少国家有信贷机构或其他机构对穷人的还贷能力进行评估,所以农村的放债人往往把利率定在高达80%的水平,因为他们难以评估贫苦借贷人的贷款信用度。同样,当印度的一些牛奶生产企业开始往牛奶里掺水时,顾客在购买前没有办法辨别掺水的牛奶,这样就引起牛奶质量的全面下降,将那些不掺水的企业在竞争中置于不利地位,使包括老人和儿童在内的消费者深受其害。后来印度政府着手对牛奶质量进行鉴定才得以恢复了市场,使消费者和生产企业受益。
        今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编卡尔 达尔曼说:“知识可以造成疾病与健康、贫与富之间的差异。政府采取的政策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知识,就会获得改善人民生活的最大好处”。

知识的组成部分

        《报告》着眼于对发展中国家具有关键意义的两类知识和两类问题:

        bluearrow  专业技术知识,比如营养、计划生育、工程或会计知识。发展中国家通常比工业化国家缺少专业技
             术知识,穷人比富人缺少专业技术知识。《报告》论证说,缩小这些知识差距,例如通过教育、
             改进电话系统、开放包括贸易在内的对外交往,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提高
             生活水平。
        bluearrow  第二类是关于品质或特点的知识,比如产品质量、职工的勤奋程度、企业的贷款信用等。《报告》
             把缺少这种知识称作“信息问题”,并论证说信息问题会导致市场失效,比如放债人拒绝向穷人
             提供贷款,理由是难以评估穷人的还贷能力。

缩小鸿沟的重点步骤

        《报告》建议采取以下三种措施,使发展中国家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知识:
        首先,发展中国家应该采取有助于他们缩小与富国之间知识差距的政策,例如通过投资办教育及技术培训,建立开放的贸易体制吸引外资和开展许可证贸易,取消通讯部门有碍竞争的种种限制,同时立足于本地的知识并加以应用。
        其次,《报告》建议政府、多边机构、非政府组织和私营部门必须共同努力来加强解决信息问题的机制,这些信息问题包括产品标准、会计制度、披露要求、信贷报告等,以及通过自我披露和同行监督等产生信息的创新方式。
        第三,政府必须承认,知识差距和信息问题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但是认识到知识是发展事业的核心,政策制定者就能时常发现对那些表面十分棘手的问题的预想不到的解决办法。
        《报告》也突出了世界银行为成为“知识银行”所做的努力。世行在1996年首次宣布要成为世界上首要的发展知识交流中心。世行的知识管理系统不仅会成为在线的最佳实践储存库,也会成为从外部组织收集和传播成功的发展知识的媒介。根据计划,到2000年该系统的相关部分将会对外开放,使世行在世界各国的客户、合作机构、股东都能利用世行的专业技术知识。

成功的经验

        《报告》列举了许多有效利用知识改善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的实例。缩小知识差距-改善教育,把知识与日常生活问题相结合-往往能够改善人民的生活质量。例如:
1955a        在越南,生活在户主没有文化的家庭中的人贫困率为68%,户主受过小学教育贫困率就降为54%,户主受过中学教育贫困率就降为41%,户主受过大学教育贫困率就降为12%。
        在哥斯达黎加,预期寿命和婴儿死亡率与许多工业化国家不相上下,尽管其收入仅有美国的十分之一,这主要归功于政府几十年坚持不懈地向人民提供关于卫生保健方面的信息,以预防为主。
        妇女的教育水平是影响其子女健康水平的重要因素,这一点现在已得到广泛承认。在马里、玻利维亚、菲律宾、摩洛哥等国,没有受过教育的妇女其子女的婴儿死亡率比受过中等以上教育的妇女其子女的婴儿死亡率高出2到3倍。
        在卢旺达,妇女在政府支持的提高木炭炉灶效率的活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妇女帮助设计的一种炉灶把木炭消耗量降低了三分之一,减少了煤烟,培训炉灶生产厂家生产新设计的炉灶,并帮助促销。三年之后,每四户城市居民中就有一户采用新设计的炉灶,生产和销售也没有从政府拿补贴。
        有时,解决信息问题的新的机构安排提供了改善人民生活的关键。以下是一些依靠信息解决问题的实例:
        在马达加斯加,政府为失业的国有企业职工办的培训项目往往无助于职工找工作,后来经过调整提出一个包括私营企业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服务在内的供选择的培训项目“菜单”。职工可以用失业补贴选择购买培训服务,也可以选择以现金形式领取全部补贴。这种以信息为基础的方式既提供了职工需要的培训,也减少了把资金花在无用的培训上的风险。


教育和大众传媒:有力的结合

        教育与媒体相结合产生的强大影响力最近得到了证实。有许多研究已证明母亲的文化程度对于子女的健康具有很大的积极影响,但是对于如何取得这种效应知之甚少。最近的研究表明通过提高母亲取得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就能使母亲所受的教育用于改善子女的健康水平。
        有一项研究采用1986年巴西东北地区的数据,发现父母经常使用大众传媒,比如读报,子女的健康状况就比较好(按照年龄身高比例衡量)。事实上,把这些变量加到分析中,母亲所受教育的年限就不再对子女的身高具有独立的重要影响。对这种调查结果的一种解释是母亲所受教育和信息对于改善子女健康是十分重要的:教育对于母亲处理信息是必要的,但是通过大众传媒获取有关信息对于使教育产生积极影响也是必要的。


        世界各地的股票市场可以为减少污染提供一个有益的新工具。世界银行最近在阿根廷、智利、墨西哥、菲律宾等国所做的调研发现,当环境管理部门公开表扬某个企业在环保方面的良好表现时,该企业的股票价格就会平均上升20%,而当环保部门公开对污染提出批评时,股票价格就会下跌4%到15%。印尼尝试利用公开披露水污染资料的方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虽然着手解决信息问题可以大有收获,但是这些问题永远不可能完全根除。信息问题的长期性在最近东亚各国经济发生的金融危机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报告》说,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缺少对企业贷款信用的信息导致投资者抽回资金,放债人不发放贷款。
        主管《报告》写作班子的世界银行资深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约瑟夫 斯蒂格里茨指出:“这些国家中多数其企业帐户缺乏透明度,加上东亚地区的其他薄弱环节,投资者感到他们不知道自己的钱是否安全,所以仓惶逃离。假如投资者对于东亚地区各国经济的实际状况有更好的了解,该地区的急遽衰退就不会达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报告》补充说,东亚地区有些国家所经历的资本外流和货币崩溃“反映了世界范围对该地区金融信息的普遍缺乏”。《报告》接着说,改善对金融部门的监管尤为重要,原因是金融部门对其他经济部门的巨大影响。
        其他章节从知识的取得(主要关于从国外引进知识,包括知识产权问题)、知识的吸收(关于教育的讨论)、知识的交流(主要关于通讯服务业)、环境问题、贫困问题、国际机构的作用等方面论述了知识对于发展的作用。《报告》在结尾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提出了建议。

        《报告》的中文版由中国财经出版社于1998年12月出版。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X8K2A86MZ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