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艾滋病治疗是个终身的承诺 – 但谁来付费?

其他文种: English,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2006年11月27日—自从1981年中期在加利福尼亚发生了两例有文字记录的死亡之后,艾滋病已经无情地席卷了各个国家和大陆,一路上夺去了超过2500万人的生命,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最严重的发展挑战之一。

联合国艾滋病方案(UNAIDS)公布的最新数据表明,目前全世界有超过3800万人口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新的感染者以每年400万的速度增长,罹患了艾滋病的年轻妇女的人数越来越多。她们几乎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手段,已经成为许多国家新感染者中的大多数。

然而,UNAIDS公布的最新数据还展示了在治疗方面取得的、某些长期滞后的进展。

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们获得能够拯救生命的抗逆转录药病毒(ARV)药物的机会明显增加了,从2001年的24万人增加到2006年的160万人。

尽管面临医疗基础设施问题和缺乏训练有素的医务工作者,南撒哈拉非洲地区目前正在为超过100万艾滋病患者提供治疗,比2003年末增加了10倍。ARV药物的价格已经明显下降,采购体制也得到了改善,生物药品的可获得性也有所改善。

然而,该地区艾滋病病毒治疗服务的覆盖面仍然很不均衡。在南撒哈拉非洲地区,治疗的覆盖面小到中非共和国的3%,大到博茨瓦纳的85%。

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将强调,为全世界各阶层提供有效的艾滋病病毒预防和治疗服务的持续的紧迫性。本周将在世行召开的一个名为“支撑治疗成本 – 谁来付费”的全球会议,也将强调这个问题。全世界许多重要的艾滋病治疗机构都将参加这个会议。这个峰会是由世界卫生组织、UNAIDS和世界银行共同发起的,并将由世界银行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主持开幕。

世界银行的全球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方案主任和今天上午开幕的全球治疗会议的东道主Debrework Zewdie博士说:“为人们提供拯救生命的艾滋病治疗是个有可能跨越数十年的承诺。”

“因此,我们不能采取‘今天来,明天走’的态度,就是说政府和捐助机构不能为人们提供了几年治疗服务之后,又不理他们了,然后说‘我们没有资金继续实施这个方案了。’我最担心的就是发生这种情况。”

Zewdie说,目前,可预见的资金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了,因为有些使用现有“第一道”艾滋病治疗药物的人已经产生了抗药性艾滋病病毒,只有转用“第二道”疗法才能继续生存。目前,第二道治疗药物比第一道药物贵的多,而且将病人从第一道治疗转入第二道治疗的决定还需要经过可能特别昂贵的专门的血液检验。

这些成本严重影响治疗的可持续性,因为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每年的人均医疗支出还不到10美元。因此,贫困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为艾滋病患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案的能力,将非常直接地取决于预防新的感染的能力。

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贫困国家永远不能掌握提供ARV疗法的医疗技术和必要的资金,但160万艾滋病病人由于接受了治疗而仍然生存的事实,就表明了某种程度的成功。另外,像泰国和巴西那样的国家还表明,提供全民治疗服务也是可能的。

aids-pic1

"艾滋病治疗是一个跨越数十年的承诺",世界银行全球艾滋病毒和艾滋病计划主任DebreworkZewdie博士说.

例如,1996年以来,巴西的治疗工作帮助该国预防了60,000个新的艾滋病病例和90,000个与艾滋病病毒有关的死亡。截至今年5月,泰国大约治疗了78,000名艾滋病患者,超过了需要治疗的患者总数的90%。

根据世行新发表的一份报告,即《有效的艾滋病治疗的经济学:对泰国的政策选择的评价》,该国为80,000多名艾滋病患者提供可负担的ART治疗的能力是以下工作产生的结果,即前几年高度有效的预防宣传工作、大量有能力提供广泛治疗服务的区级医院和农村卫生所、与政府密切合作共同推动扩大的ARV治疗方案的强有力的非政府组织团体、以及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感染者本身的积极参与。

泰国艾滋病报告的合著者和世界银行东亚与太平洋地区局的首席经济学家Ana Revenga说:“泰国的ART治疗方案是其它正在探索怎样为晚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提供这种治疗服务的发展中国家的有益灯塔。”Ana Revenga将在本周的会议上介绍这份报告。

aids-pic2

儿童约占艾滋病死亡人数的14%,但在中低等收入国家大约只有6%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目前有20多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正在为它们50%以上的患者提供治疗服务的事实,终于改变了只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才能提供艾滋病治疗的观念。然而,在更多的国家开始为它们的艾滋病患者提供治疗方案之前,还必须解决一些确实非常困难的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的艾滋病病毒/艾滋病局局长和本周世行会议的共同发起人Kevin De Cock认为,扩大全民治疗服务的最大障碍是“医疗体制的脆弱性,其中包括人力资源、物质基础设施、实验室能力、采购和供应体制、预算管理、以及管理和提供服务所必需的整个临床和公共医疗设施。”

aids-pic3

国及捐助者需要显示连续结果,是否全球和各个国家都加强公众对爱滋病的关注,并且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De Cock还将强调了治疗大约80万15岁以下的艾滋病儿童的必要性。这些儿童大多数居住在非洲。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儿童大约占艾滋病死亡人数的14%,但在获得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病人中,他们大约只占6%。“我们只能说,迄今为止的治疗推广工作忽略了儿童。”

本周召开的艾滋病治疗会议的第三位共同发起人是UNAIDS的执行主任Peter Piot。他最近在《手术刀》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强调,如果要使艾滋病作为全球和国家层面的行动重点继续引起公众注意的话,国家和捐助机构就必须不断展示其工作成果。

“因为公众和政治注意力的持续时间一般都很短,无论有关问题有什么重要意义。使艾滋病在公共议程中长期保持重要地位是个需要高度重视的问题 …… 为了保持艾滋病行动的重要地位,我们必须展示持续的实地成效 – 例如,在防止感染、疾病和死亡方面,战胜艾滋病的重要投资正在取得相应的成效。”

您对这篇文章有什么看法,请给我们发送您的评论.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LALEQSH4M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