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能源使用与安全是减轻贫困的关键

其他文种: Español, English, Français, русский, العربية

2006年5月30日—怎样才能让16亿人口在自己的家中用上电灯?

怎样才能让亿万人口停止使用污染室内空气、危害其子女肺部并威胁他们生命的烹饪和取暖燃料?

什么时候才能用更清洁、更有效和可再生的能源取代污染大气并严重影响地球气候的越来越昂贵的温室气体排放燃料?

这些就是5月29-30日在东京召开的世行发展经济年会(ABCDE)-- “对发展的基础设施的再思考”的部分议题。今年的会议以基础设施为重点,并将围绕能源问题进行许多讨论。具体来说,与会者将研究人们对以下问题的关切,即快速增长的人口的未来能源需求问题、人口密集地区对石油价格上涨的脆弱性和气候变化问题、以及这些地区的能源短缺问题。

能源安全(这个名词对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含义,取决于它们是否生产或出口石油)也是将于7月中旬在俄国圣彼德堡召开的八国峰会的重点议程。

世界银行能源与水务局局长Jamal Saghir说,世界银行已经把能源问题作为战胜贫困的核心问题。

Saghir说,高涨的石油价格不断侵蚀着许多南撒哈拉非洲地区纯石油进口国的经济基础(给它们造成了累计占国民生产总值3%的损失),并使这些地区的贫困增长了4%至6%。

同时,Saghir说,缺乏现代能源损害了贫困人口的利益,尤其是在非洲和南亚。这两个地区分别有70%和59%的人口没有使用电能的条件,更多的人使用传统的生物燃料在室内烹饪,使家中充满不健康的空气。

这种室内污染估计每年造成两百万人口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儿童和妇女。

  • 南撒哈拉非洲地区有77%(5.26亿)的人口没有使用电力的条件。
  • 南非有8亿(59%)的人口缺乏电力能源。

能源贫困

Saghir说,现代能源服务为目前缺乏能源的16亿人口提供了一个脱离贫困的方法。

能源部门管理援助方案经理Ede Ijjasz说,许多面临其它挑战并需要为不断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服务的国家都还没有制定为最贫困人口(大多数居住在农村地区)提供能源的战略。

此外,他说,数十亿美元的能源补贴没有定位于或惠及贫困人口。

国际能源机构估计,在今后25年内,发展中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需要投资八万亿美元(每年3200亿美元)来满足它们的能源需求。

然而,目前大约仅有这笔费用的一半,其中大多数来自这些国家本身以及像世界银行这样的国际发展机构和小企业家。世行目前每年大约为能源基础设施项目提供20亿美元的资助。

Ijjasz认为,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才能建立足够的能源基础设施,使国家能够在2015年之前减少每天靠不到一美元生存的人口的数量的。后者是千年发展目标中若干世界性目标之一,能源基础设施的发展将有利于实现这一目标。

需要私营部门的投资

推广可再生能源

世界银行的能源经济师Gary Stuggins说,过去一年来,世界银行研究了全世界大量减少大气中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产生的代价。

这项研究是根据八国集团首脑去年七月鹰谷峰会之后提出的要求进行的,重点是中国和印度以煤炭为燃料的工厂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潜力,其次是俄国提高能源效率的潜力,因为这些国家是世界上最主要的二氧化碳排放来源。

分析发现,可再生能源技术可能能够比以前所认为的更快的速度取代石油,因为高涨的能源价格增加了此类技术的吸引力。Stuggins说,现在已经有些可再生能源技术(如风力发电)具备了经济可行性。

Stuggins说:“我们感到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技术,因此一旦有了这样做的政治意愿,我们就可以实现实质性的变化。”

Stuggins说,世行是世界上推动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的最大机构之一。它自1990年以来共为此类项目提供了大约90亿美元的资助。

他说,水力发电仍然是世行可再生能源贷款业务中的最大组成部分,但自2000年以来,世行加快了为其它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援助的速度。

Stuggins说,世行在中国的能源贷款业务包括“中国可再生能源开发项目”。后者的目的是为中国将来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确定基调”。

该项目为生产太阳能电池(即光电池,PV)的公司提供赠款。这些公司在没有电力的农村地区推广、销售和保养它们的产品。在青海、甘肃、内蒙、新疆、西藏和四川的孤立社区中,项目赠款为家庭和机构所拥有的大约300,000至400,000个PV系统提供照明、广播和电视能源。

中国的另一个项目的重点是将燃煤工厂的效率提高50%。世行还通过与中国政府合作,使一个新的煤矿企业能够利用“碳捕捉”技术。后者可以在发电的同时捕捉并在地质建造中永久性储存二氧化碳。Stuggins说,如果该工厂2012在美国联机时美国能源署的“下一代”(FutureGen)技术获得成功,碳捕捉技术就有望大范围推广。

另外,为了重新振兴可再生能源的研究与开发,世行建议成立一个风险基金,以资助低碳能源技术的研究与开发。

Ijjasz说:“这个严重的资金短缺不光是为该部门提供更多资金的问题,而且还是建立适当的环境和政策吸引投资的问题。”

Saghir说,发展中国家私营部门在能源部门中的投资已经从1997年的470亿美元下降到140亿美元。

他说:“我们必须让国际投资者回到这个领域。我们必须影响当地投资者和当地银行。我们必须通过公共部门资金来影响私人资金。”

他说,世行可以通过与国家合作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制定适当的经济政策避免市场扭曲并鼓励投资者、良政治理做法、有力的制度和法制。

“世界银行的作用非常重要。它可以为私营部门提供投资的理由,还可以分摊风险,并在那些没有我们的参与私营部门就不会投资的困难地区以伙伴方式吸引主体和投资者。”

清洁能源

Saghir说,在非洲进行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将使二氧化碳的大气排放仅仅增加大约3%,低于航空公司目前排放的4%。

他补充道,这样做还可以减少燃烧固体烹饪和取暖燃料所造成的室内污染。

“增加使用清洁能源并不一定会恶化环境,”他说。“这是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不应该让南撒哈拉非洲地区为气候变化付出代价。”

最贫困的20%的国家所消费的能源不到全世界的4%,而最富裕的20%的国家消费了58%。

Saghir说:目的是产生较小的环境影响,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可再生能源和高效能源技术。世界银行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如是说:“目前,全球社会正在努力实现潜在的‘双赢’结果,即一方面满足燃料增长和战胜贫困的基本能源需求,同时另一方面保护环境。这些目标实际上并不是矛盾的。在破坏环境的同时战胜贫困是很困难的。”

Ijjasz补充道,可能的项目不仅包括“小型的适宜项目”(small is beautiful projects),还可能包括从大型发电项目到家庭解决方案等一系列混合项目。

Saghir说,清洁能源可能保证我们为未来的人口建立一个比我们前50年所看到的更清洁、更公平和更少分化的能源环境。

能源分享

世行能源经济师Gary Stuggins说,在非洲,小规模的电力开发在某些情况下生产出了昂贵的能源,以至“最不能承受的地区生产了最昂贵的电能。”

因此,他说,世行正在考察地区电力发展问题,如非洲西部、东部和南部的地区电网。

Ijjasz说,有些国家拥有丰富的资源,如石油或水电的潜在开发能力,但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开展相互贸易,因此不能为进口商建立安全的供应渠道并为出口商找到稳定的市场。

“资助基础设施项目最终可以改善整个非洲的能源资源,因为这些项目首先可以改善这些国家的能源供应安全,然后可以通过分享这些资源降低每个人所负担的过高的成本。”

“我们处于一个新的时代,”Saghir说,“其中能源使用、能源开发和能源安全是相互依赖的。”

高速上涨的石油价格使石油净进口国面临一个新的事实,即这些国家的发展所需要的能源和人口所需要的能源价格都遭受了沉重的价格打击。


您对这篇文章有什么看法,请给我们发送您的评论.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BK3CW13TZ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