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数据革命:衡量治理和腐败

其他文种: English, Français, Español

        直到不久以前,人们还认为衡量腐败和治理几乎是不可能的。人们认为,不可能估计出全世界范围内年腐败交易的规模。
        但是,世界银行学院治理局局长丹尼尔×考夫曼(Daniel Kaufmann)说,最近几年发生了衡量技术"爆炸",遏止了怀疑主义浪潮。新方法强调在专家调查的基础上建立指标,以及在企业和公共服务用户调查中衡量治理不当和行贿受贿的程度。
        目前,有许多机构进行的调查和民意测验可资利用。这些调查和测验的数量不断增加,其中包括不同治理领域的数据,使世界治理数据库的建立成为可能。该数据库使用了数十个不同的数据源和变量,以及一项新的综合技术。它目前覆盖全世界近200个国家,并包括有关领域的重要综合指标。这些领域是法制、腐败、管理质量、政府效率、发言权和负责精神、以及政治稳定。
        这个新的治理数据与信息技术革命以及政府、公民社会和国际组织中许多改革者获得数据并以透明的方式传播数据的意愿相结合,使治理数据得到了如此广泛的运用,以至产生了"数据力量"这一概念。
        为什么数据在这一领域中如此重要?考夫曼指出了五个重要方面:

          它揭露了长期以来普遍流行的观念的谬误和完全的错觉。例如,一个国家必须先富裕起来才能
             实现良好的治理和较低的腐败程度的错觉,或解决方法只是建立反腐败委员会和起草法律文件。 
          它使管理和决策可以建立在业绩衡量标准(如在一个国家确定和监控治理的最薄弱的成因和制
             度)的基础上。 
          它使改革者、公民社会和新闻媒体有了影响变化的得力工具。 
          数据使治理、腐败和制度变化非神秘化、非感情化和非轰动化了,使更深入和冷静的对话成为
             可能。 
          它使人们能够对从证据中得出的经验教训进行计量研究,从而推动该领域的进步。

        从企业调查中获得的数据还有助于确定治理和腐败因素的作用范围。例如,人们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平均来说,腐败是新兴市场中企业的严重制约因素之一(而且往往是"最严重的")。人们还发现,在腐败程度较低、产权和法制也有所改进的环境中,企业部门的平均增长速度每年可以提高3%。
        另外,人们发现,控制腐败对中小型企业特别有益。这些企业承受着不成比例的"贿赂税"负担。另外,正如证据还证明的那样,与富裕家庭相比,低收入家庭往往要从其收入中支付更大比例的贿赂费用。其它研究人员发现,腐败是投资的一项税率很高的"税赋",对外国投资商来说,其税率相当于20%。
        世界银行根据企业调查进行的研究也确定了某些实力强大的公司对国家制度、法律、规则和政策施加不当影响(往往是通过非法手段)的程度。数据表明,各国‘国家捕获’现象的盛行程度明显不同。在国家捕获是主要制约因素的国家,当"收买"法律和规则的企业暗中受益时,整个私营部门的增长速度则受到严重影响。
        总而言之,数据表明,良好的治理和反腐败应该是改善的投资气候和企业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由于私营和公营部门之间的特殊界面,公司法人部门在改善的投资气候中还肩负重要的责任。
        对评估捐赠机构在这方面的努力来说,数据也是很重要的。例如,刚刚结束的由世界银行委托进行的全球民意测验表明,虽然世界银行在许多发展援助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它还必须在反腐败方面进一步努力。对新兴经济反应的分析表明,实事上,一个地方的腐败程度越高,浪费发展贷款的可能性就越大。同样,调查反应中对腐败问题的回答(包括发展中国家的许多政府、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人员的回答)表明,国家如果不作出坚定的反腐败承诺,捐赠机构的资金就不应该无限流入。
        在治理和反腐败方面得出的全部严峻结论,反应了较普遍的相象:数据表明,一般来说,最近几年没有明显的改善。虽然有成功的例子,但也有许多停滞不前或每况愈下的国家。

        腐败成本:不止一万亿美元… 
        世行怎样帮助各国反腐败
        世界银行学院全球治理局长丹尼尔.考夫曼关于腐败成本的六个问答
        印度尼西亚的反腐败工作
        你所不知道的有关世界银行和反腐败的十件事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O8POO4Z5P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