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金融危机对就业的影响

其他文种: English, Français,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العربية

jobcreation

概要

  • 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下滑造成了就业危机:2008年,全球失业人口增加了840万人(7.4%);2009年,全球可能会损失5000万个就业岗位。
  • 尽管各国和各地区受到的影响不同,但证据表明,全球受打击最严重的是出口型部门(如采矿、服装)和城市社区。
  • 它还表明,在全球范围内,工资部门的就业岗位损失已经通过增加内部灵活性得到了控制(如行政假期,缩短工作时间等)。
  • 从生产率较高的工作岗位转向生产率较低的工作岗位,预计将产生另外近2.33亿贫困的就业者(从20072009年),其中大约有1亿在南亚地区。
  • 目前的趋势可能会危害未来改善就业的质量和数量,以及增长和减轻贫困的前景。 

目前,严格评估金融危机对发展中国家的就业机会造成的全面影响,仍然富有挑战性并且为时过早,因为(1)大家都知道就业和工资对冲击作出的反应很慢,(2)重要劳动力市场指标数据的采集频率也不如其它经济变量那么经常。

 

然而,已经开始出现大量工作岗位损失和生产性就业短缺不断增加的迹象,外向移民流动的减少对它们的出现起了推动作用。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ILO)的数据,2008年,全球失业人口增加了840万;2009年,全球可能会损失5040万个就业岗位。尽管最严重的影响可能出现在发达国家,但发展中国家预计将有另外2300万人失去工作,其中东亚地区有1280万(5.8%,增加1.5个百分点)、南亚地区有490万(增加0.6个百分点)、拉丁美洲地区有370万(增加1.2个百分点)。ILO的估计还表明,在每年有4500万新生劳动力进入就业市场的情况下,今后五年全球必须创造出三亿个新的就业岗位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就业水平。[ii] 

 

然而,危机对各国和各地区具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和特点。东欧和中亚地区(ECA)的初步调查证据表明,平均来说,在27个有数据的ECA国家中,在20083月至20093月期间,登记的失业人数大约增加了20%。然而,俄罗斯、土耳其、以及巴尔干国家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失业者增加了200%以上,爱沙尼亚增加了300%,土耳其增加了60%以上。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科索沃、塞尔维亚和若干其它东中欧国家,登记的失业人数下降了。同样,拉丁美洲国家之间的差异也很大。在巴西和智利,危机主要影响了的正式的工资性就业岗位;而在哥伦比亚,它则反映在非工资性就业(如雇主、自谋职业、以及无收入的工人)领域中净就业岗位创造的减少。最后,在墨西哥,非正式和正式部门都受到了危机的影响。

 

已经通过增加内部灵活性(如行政假期,缩短工作时间)遏制了全球工资部门的就业岗位损失,以便在尽量减少累积的人力资本损失的同时减少劳动成本。例如,在俄罗斯,有近200万人在2009年初休了行政假或缩短了工作时间,比前一年增加了10倍。

 

其它衰退中的传闻证据表明,受经济下滑打击最严重的是出口型部门(如采矿、服装)和城市社区。

  • 矿山和冶炼炉的关闭造成了以下国家的工作岗位损失:刚果民主共和国(100,000个)、南非(40,000个,几乎占劳动大军的10%)、赞比亚(3,000个)、智利(2,000个)、以及蒙古(1,700个)。
  • 柬埔寨的服装业解雇了30,000 名工人(占劳动大军的10%)。 
  • 在印度,劳动部表明,在2008年最后3个月,仅出口部门本身就损失了超过500,000个工作岗位,其中包括宝石和珠宝、汽车、以及纺织行业。
  • 在中国,根据社会科学院的数据,去年春节之前,广州、东莞和深圳有670,000家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倒闭了[iii]。从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到20094月,被解雇而返回中国农村地区的流动工人增加了2500万。[iv]
  • 在印度尼西亚,人力部200812月的数字估计,有近40,000名工人已经被或有可能被解雇。
  • 在马达加斯加,像旅游业和服装业那样的劳动密集部门的衰退,导致城市地区自20091月以来失去了报告的35,000个工作岗位。 

另外,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在20072009年间,被划分为贫困就业者的工人数量(根据每天1.25美元的贫困线)估计将增加2.33亿。这是7.2个百分点的增长,其中南亚的贫困就业者将增加1.03亿,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将增加3600万。根据每天2美元的贫困线,新的贫困就业者的人数将上升到12亿(增加1.5个百分点),增加最多的是东亚(6700万),其次是南亚(5200万)

 

目前的趋势大体上符合以往危机的经验,即大量劳动力流向生产率较低的活动会降低整体实际工资水平。最近的金融危机特别有代表性,它首先打击了生产率较高的部门 城市出口商、建筑和制造业。随着这些部门中就业的减少,被解雇的工人转向生产率较低的部门和非正式活动,如具有“减震器”作用的农业、维持生存型的自就业、以及中小型企业(SME[v]。新工人的流入进一步压低了低生产率和非正式部门已经很低的劳动回报率,降低了经济中的平均工资,将痛苦广泛传播到整个经济中。例如,在印度尼西亚,建筑业部门最早受到危机的打击,萎缩了37%,但在危机后期,整个经济的中值收入下降了大约40%,只有自就业的人没有受到收入下降的影响[vi]。同样,在墨西哥1994/1995年发生的比索危机中,家里有成员在金融服务和建筑业就业的城市家庭收入下降的幅度最大(分别为48%35%),但即使是农村务农家庭的收入也损失了17%

 

目前的趋势可能会危害未来的就业质量和数量的改善,以及增长和减轻贫困的前景。以往危机的经验表明,虽然收入和就业一般会随着增长的减速而急剧下降,但复苏则是逐步出现的[vii]。另外,危机中产生的小型企业一般生产率和利润都不如以前就存在的企业[viii]  。再者,各国的证据表明,经济减速时,制造业就业比重每下降1%,贫困就有可能增加5%[ix]  

 

国家正通过综合性方案应对这场危机,以推动创造和保持就业岗位,支持高生产率部门的就业和收入,增加和制定安全网方案[x], [xi], [xii]。例如,巴西,中国、泰国、以及印度都制定了将定位于高生产率部门和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和补贴作为优先重点的政策。另外,孟加拉通过私营商业银行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了1460万美元的信贷。阿根廷、智利、巴基斯坦和赞比亚扩大和/或实施了公共工程方案。哥伦比亚拨出了2500亿哥元(占GDP0.7%),以培训250,000名年龄在18-30岁之间的弱势人员。在柬埔寨,政府将外国直接投资者的法人收入税免征期限延长至2012年。中国从其刺激方案中为农村项目分配了140亿美元,以便为被解雇的返乡流动工人提供就业岗位。同样,墨西哥为2009年分配了44亿美元的紧急基础设施支出;多米尼加共和国2009年实施了一项4亿美元的公共工程计划。在菲律宾,政府大幅度扩大了有条件现金转移方案,使其参与者从2007年的20,000人扩大到2009年初的360,000人。

 

媒体联系人:Alejandra Viveros, (202) 473-4306, aviveros@worldbank.org

20098月更新



[i] ILO2009年),《全球就业趋势:20095月更新》

[ii] ILO新闻稿(2009年),《ILO采用旨在增加就业岗位、保护劳工和刺激经济复苏的全球就业岗位公约 

iii 东莞外资企业协会的估计。

[iv] 世界银行(2009年),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最新报告:战胜全球衰退的力量》

[v] Donald Mead  Carl Liedholm1998年),《发展中国家的微型和小型企业的活力》,世界发展 26(1): 61-74Peter R. Fallon  Robert E.B. Lucas 2002年),《金融危机对劳动力市场、家庭收入、以及贫困的影响。事实回顾》,世界银行研究观察Vol. 17. No 1, (esp. pp 24-99)

[vi] James P Smith 等(2002年),《工资、就业、以及经济冲击:印度尼西亚的证据》,人口经济学杂志Vol. 15, pp 161-193.

[vii] Pierre-Richard Agenor,2002年),《为什么危机对贫困人口来说是件坏事》 发展延伸,世界银行学院

[viii] Mead & Liedholm 1998年)

[ix] 世界银行(2009年),《就业与收入在共享的增长中的作用:卢旺达的案例》

[x] 世界银行(2009年)

[xi] Kuddo, Arvo 2009

[xii] Freije-Rodriguez, Samuel  Edmundo Murrugarra2009年)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SIHQ18SMY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