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食品安全担忧随着价格上涨增强

其他文种: Español, العربية, English
  • 通过投资实施农业和供餐项目,世行《全球食品危机应对方案》已帮助44个国家应对食品危机。
  • 8个国家正接收应二十国集团要求编制的《全球食品危机应对方案》提供的援助,另有17个国家正寻求援助。
  • 每年,发展中国家约有35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于营养不良相关因素。

2011年4月1日—2008年食品危机对多哥贫困人口造成了沉重打击。

洪水淹死了农作物,玉米价格因此在一年内飙升了42%,人们不得食用种粮和变卖牲口度日。在多哥这一西非小国遭受最沉重打击的地区,5万名儿童患有营养不良。

作为国际应对行动的一部分,世行迅速从新制定的《全球食品危机应对方案》(en)中抽出520万美元,资助为贫困且洪灾频发地区的2.1万名儿童购买当地配制的午餐。两年间,入学率因此而提高了13%。该方案取得了巨大成功,现已拓展至2010-2012学年的4万名儿童。

当前,多哥人民正享受收成转好带来的喜悦,但全国的食品问题还远未解决。同非洲很多国家一样,多哥大部分地区存在食品不安全问题,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包括数十年来农业投资水平较低、土壤退化、气候多变和自然灾害。

多国就食品安全问题寻求帮助

目前,全世界共有8个国家正接收全球农业和食品安全计划(en)的援助,其中三个国家位于非洲,多哥即为其中之一。该计划是应二十国集团要求于2010年组建的一个基金,旨在提高食品安全水平。

另有17个国家正寻求全球农业和食品安全计划提供援助。截至目前,该计划由加拿大、西班牙、美国、韩国、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尔和美琳达盖茨基金会和爱尔兰等七个捐赠方提供资助,承诺资助额为9.25亿美元。

全球农业和食品安全计划起源于2009年7月召开的意大利拉奎拉八国集团峰会。会上,各国领导人承诺提供200多亿美元,用于加强食品安全,推动农业生产。二十国集团在2009年9月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召开的峰会上要求组建全球农业和食品安全基金。该基金的目标包括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农作物产量和农民收入,降低因收入波动和天气动荡造成的威胁。

当前,随着全球商品价格再次飙升,进一步加大相关工作力度变得更为紧迫。

今年二月,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敦促二十国集团“将食品问题放在首位”,因为食品价格停留在仅稍低于其2008年峰值的水平上,同时约有4400万人因此而陷入贫困。

他说:“当前,食品安全已成为一个全球性安全问题。2050年,全球人口预计将达90亿。在面临养活这些人口带来的挑战之前,为确保更好地养活饥饿人口之前,我们需要全球行动起来。”

饥饿的高昂代价

饥饿人口统计背后隐藏着严峻的现实。发展中国家每年约有35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于营养不良相关因素。对于存活儿童而言,如果其食品缺乏营养,且其无法享用卫生服务、清洁饮水和环卫设施,就不太可能充分挖掘其潜力。营养学家表示,出生前至两岁期间,改变一名儿童一生境况的窗口期只有1000天。“如果失去这一机会,就会失去一代人,因为早期几个月发生的损害是不可逆的,”世行卫生和营养专家Meera Shekar在世行网站的一篇博文(en)中指出。

在母体和儿童早期营养不良问题严重的发展中国家,经济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2-3%。营养不良的后果是“这样一个恶性循环:贫困会导致营养不良,而营养不良又会致使贫困长期存在,”世行人类发展局副行长Tamar Manuelyan Atinc说。

解决营养不良问题的方案不仅包括单纯的营养措施,如补充维生素A、驱虫和母乳喂养等,也包括旨在提高食品安全水平、加强农业、社会保障、卫生和教育事业以及改善供水和环卫条件的投资。Atinc说。

世行卫生专家Tamer Samah Rabie补充说:“我们要审视食品危机、贫困和营养之间的联系。受影响最严重的是穷人,是那些已然患有营养不良的人们。重要的是要关注儿童,因为他们是世界的未来,而且将肩负大部分发展使命。”

2008年食品危机期间,全世界有10亿多人饿着肚子上床睡觉。目前,这一人数维持在9.25已以上,高于危机前水平。联合国粮农组织(en)估计,其中三分之二就生活在孟加拉国、中国、刚果(金)、埃塞俄比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等七个国家,超过40%生活在中国和印度。约30%非洲人口的营养摄取不足。

贸易限制加重食品不安全问题

佐利克说,帮助向贫困地区提供绝大部分主食的小农户及在灾害频发地区建立人道主义食品储备,可提高食品安全水平。

他在2011年1月刊登的《英国金融时报》专栏文章(en)中指出,二十国集团可就把人道主义食品援助从出口禁令中剔除达成一致,并向有关国家快速提供援助,帮助它们避免出台“有损其农户和邻国”的贸易政策。

“总体目标应是确保最弱势人群和国家不再得不到有营养的食品,”佐利克表示。

2008年和1974年危机期间,保护性贸易政策“对全球主食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发挥了极大推动作用”,世行经济学家Will Martin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经济学家Kym Anderson说。据两位估计,诸如出口禁令等“绝缘性”政策,对2008年食品危机期间国际水稻价格飞涨和小麦价格上涨的贡献率分别达到45%和30%。

在全球食品价格居高且本地收成很好情况下(过去十年间,非洲大部分地区即是如此),人们就会食用价格较低的本地产食品,而不食用更昂贵的进口食品。而在收成欠佳情况下,如果贸易政策限制商品或货物流动,即便是邻国的粮食结余,也不会惠及饥饿人口,世行减贫与经济管理局贸易处主任Bernard Hoekman说。

他说:“我们希望看到所有市场都能进一步加强连通。如果我们一致同意不限制食品贸易,就可以鼓励人们更多地投资于食品生产,全球食品贸易量就会增加,诸如过去四五年间食品价格大幅波动的现象也就会较少出现。”

需求渐增,价格波动

目前,食品价格有望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保持波动势头。市场的推动力之一——增加粮食需求,不太可能大幅削弱,即便在价格较高情况下也是如此,世行农业与农村发展局战略和政策顾问Chris Delgado说。

他说:“一个不太好的事实是,每年的粮食消费量都会增加1.5%左右,而这一新增消费必须通过增加粮食生产、降低粮食储备或减少那些不再能承受得起其基本饮食的贫困人口的消费等组合措施加以满足。”

2050年,全球人口预计将达90亿。在面临养活这些人口带来的挑战之前,为确保更好地养活饥饿人口之前,我们需要全球行动起来。

—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

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农业生产率必须要提高70%,方能满足今后需求。与此同时,水资源和土地资源有可能更为紧张,提高农业生产率并不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绿色革命”期间那样轻松,Delgado说。

在被视为开展“绿色革命”的下一个潜在地区的非洲,2008年食品危机爆发前,农业支出已降至占国家预算的3%或4%。对农业发展的国际援助也降至类似水平。

危机期间,世行通过其注资额为20亿美元的《全球食品危机应对方案》快速提供了食品安全紧急援助,包括种子、化肥等农业投入和对社会保障网的资金支持。《全球食品危机应对方案》提供的援助共惠及了44个国家,其中20个为非洲国家。

此外,世行集团还同有关国家一道,致力于增加对农业的资金投入,使其从每年40亿美元增至2010-2012年间的62-83亿美元,其中包括对非洲2008-2018年间水稻产量实现翻番的支持。

转型变革

目前,全球农业和食品安全计划(世行是其托管机构)正在寻求实现更长期的转型变革。

Delgado说,该计划有着明确针对性,主要支持切实努力制定并筹资实施具有包容性且经业内人士审查的农业投资计划的国家确保食品安全。

通过资助研发高产农业技术,该计划将向农村人口提供帮助,使农户同市场连通,降低收入波动和天气事件造成的威胁和脆弱性,改善农村人口的农业生计,提供技术援助以帮助政府应对食品不安全问题。

向多哥提供的3900万美元援助,将被用于提高小农场的水稻、玉米和木薯等主食作物以及棉花、咖啡和可可等传统出口型作物的产量,发展淡水鱼养殖业。农户也将得到加工设备和营销等方面的其它援助。

在卢旺达,5000万美元援助正在帮助治理山坡地水土流失及可持续地提高农业生产率。其中,约四分之一资金将被用于管理水资源;约半数资金用于加强土地权利,改进土地利用;其余资金将帮助农户获得资金和进入市场。

Delgado说,非洲国家政府日益重视农业支出,使其高达国家财政预算的10%。他说:“这确是一大变化。各国已认识到这一事实:它们确实正在冒险,而且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I63LU5A7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