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新闻中心           提前发布的新闻只对授权记者开放。

登陆 / 注册

开放数据推助世行对外公开

其他文种: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English
  • 世行对公众开放其数据库一年后,数据和指标用户增长了两倍。
  • 一年来,世行同有关国家共享了数据可视化工具,开发了“成果地图绘制”应用程序、四个苹果手机应用程序和一种跟踪监测援助流向的新工具。
  • 瑞典同世行合作,对瑞典发展项目进行地理编码,并将这些项目纳入世行在79个最贫困国家的1.6万个项目点,而关于这些项目点的地图现已绘制完成。

2011年4月20日--一年前,世行向公众开放其庞大数据库。一年以来,人们成批访问世行网站——每周访问人次约为10万,获取教育、贫困、卫生和供水等方面的数千个数据以及若干其它指标。这些数据和指标均免费提供,既管理有序,又便于搜索。

世行公开数据实施组组长Neil Fantom说,对于获取世行数据而言,上述结果可以说是因“游戏规则改变”而取得的。“该计划实施相当顺利,进展要好于我们原先的想像。”

根据总部设于英国的“公开资助款项”组织提供的排名,世行于去年成为透明度领跑机构(en),因世行数据用户增长了两倍,同时世行也公布了更多数据,同有关国家共享了数据可视化工具,开发了项目成果地图(en)”应用程序、四个苹果手机应用程序以及一种跟踪监测援助流向的新工具。

上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召开期间,世行向使用世行数据参加首届“发展领域应用程序开发”大赛的创新者颁发了奖项,通过其重点报告2011《世界发展指标》(en)公布了更多数据和更新后的数据,主办了一项由公民社会组织参加的公开数据活动,举办了以食品危机为主题的开放论坛(en),收集了数千名在线参与者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上述所有活动都是世行为提高其公开透明程度所开展工作的组成部分。上周,在发展领域应用程序开发大赛最终入围年轻人的簇拥下,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指出,《公开数据计划》是世行“为兑现其就世行发展成为更公开机构、更积极共享世行知识以及鼓励其它方面使用世行知识等所作承诺迈出的实质性第一步。”

“十年前,我们还仅仅开始谈论透明问题,”佐利克在4月6日所作政策性演讲中说。“如今,世行是全球唯一一家制定了内容广泛的信息自由政策的多边机构;我们已打开了世行研究结果之门,公布了7000多套数据。目前,我们正在设计软件应用程序,筹划应用程序发明大赛,以便研究人员、应用程序开发从业人员和公民社会拿出自己的数据并核对我们的数据。”

应用程序开发大赛三等奖获得者之一Dirk Heine 说:“世行公开其数据,为我们创造了大量机会,为开展研究,尤其是在知名大学之外开展研究,提供了大量新机会。”他与他人合作,共同设计了名为“Yourtopia(en)——超越国内生产总值的发展”的应用程序。

公开数据长期倡导者、Gapminder基金会工作人员Hans Rosling补充说:“我们对世行的公开数据政策表示满意。世行转而实行公开民主的数据政策,正在转变其它组织的思维,增加了用户的需求。”

一项“变革性议程”

下一步,世行将与其它机构探讨将数据用于监测发展成果和多渠道(包括国际和国内)援助流向、提升世行透明度、调动大众提出反馈意见以及推行政府问责机制的可能性。其中,推行政府问责机制也是佐利克近期政策性演讲的一项主题。

“对所有人而言,公开数据确是一大变化,也是一项变革性议程,”世行发展数据局局长Shaida Badiee说。“这是营商的一种新手段。要取得成功,就要大家一同努力。我们已经目睹了(公开数据产生的)巨大影响,而且这一影响对解决发展问题有着重要作用。”

Badiee说,对数据的需求正在增加,尤其是研究人员和学术人员的需求。其中,很多人最希望得到标有地理编码的数据、入户调查和世行研究项目的原始数据以及难以得到的地方和次区域数据。Fantom说,目前,世行拥有378套微型数据,它们从在发展中国家所开展的入户调查中获得,约占世行新开通微型数据站点所收录近百万个变量的四分之一。

可从data.worldbank.org.cn获得的大部分数据均为汇总后的国家级数据。约有3000个指标可通过世行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获得。此外,《世界发展指标》报告中的1200个指标设有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和中文等多种文本。

瑞典同成果地图绘制项目开展合作

目前面临的挑战是从“超地方”视角了解发展情况,弄清资金是否正流向资金需求最大的地区,世界银行学院创新实践部主任Aleem Walji说。“这方面正是我们希望同世行成员国政府开展合作的领域,目的是逐步提升地方数据的可获得性。”

为此,瑞典已同成果地图绘制项目开展合作,对瑞典发展项目进行地理编码,并将这些项目纳入已绘制完成的世行在79个最贫困国家的1.6万个项目点,而关于这些项目点的地图现已绘制完成。

瑞典是最近加入公开数据项目的几个国家之一,其于本月开通了openaid.se网站(en),目的在于公开1975-2010年的政府记录和海外发展援助数据。

瑞典国际发展合作部长Gunilla Carlsson女士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公开数据问题讨论会上表示: “要么完全透明,要么不透明。如果半透明半不透明,就会像‘似乎怀孕’或‘似乎没怀孕’一样。但在怀孕问题上,绝不能似是而非。这正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她补充说:“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世行在这方面正发挥着领导作用。目睹世行当前所开展的工作并从中学习大有裨益。这(公开数据)是一项不断发展完善的议程……希望也是一项持续得到落实的议程。”

公开数据并非灵丹妙药

不过,专家们警告说,公开数据本身并不足以取得发展成果。世界银行学院副院长Sanjay Padhan说:“公开数据很具威力,但如果能在公民和政府部门之间完成(问责方面的)循环,那就太好了。但我们不需要这种‘太好’,我们需要成果。”

世行和其它机构最终希望实时更新数据,为此将采用手机等信息通信技术来收集反馈意见,如医疗卫生服务是否得到提供或教师是否准时上课等等。

Walji说:“如果缺乏强大的公民社会机构、有动力的公民和及时作出回应的政府,数据和应用程序就不会发挥多大作用。但那些拥有此类机构的国家会说,……给我们提供工具,给我们提供信息,给我们提供加大宣传倡导力度和增强效果的方法。数据是燃料,而装上燃料的好车就可以跑得更远。这是我们想摘的挂在最下面的果实。”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GR8L8886K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