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search results

包容性绿色增长:可持续发展之路

Available in: Français, English, Español, العربية




概要
  • 经济快速增长对于满足世界贫困人口的迫切发展需求是必要的,但如果增长不具备社会包容性,不是绿色的,从长期看就没有可持续性。实现绿色增长就是要确保地球上的自然资产能够充分提供人类所依赖的资源和环境服务。
     
  • 包容性绿色增长要求克服政治经济制约,摒弃根深蒂固的行为定式和社会规范,开发创新型的融资工具来改变激励方式和促进创新,从而解决导致过度使用自然资产的市场、政策和制度失灵现象。

  • 促进绿色增长是必要的、高效率的、负担得起的。着眼点应该放在未来5~10年需要做些什么,以防被锁定在不可持续的道路上,造成无法逆转的环境破坏。我们怎么知道能否达到这个目的呢?绿色增长还需要有更好的指标来监测经济表现。GDP等国民经济核算指标只衡量短期经济增长,而综合财富包括自然资本在内的指标则帮助我们确定经济增长从长期看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挑战

全球经济的不断扩张带来了繁荣,但也构成了对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在过去20年里,经济增长使6.6亿人口摆脱贫困,提高了千百万人的收入水平,但增长往往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

各种市场、政策和制度失灵现象意味着,对地球上自然资本的利用方式往往是缺乏经济效率和浪费的,没有充分考虑到资源耗竭的真正社会成本,没有对其他形式的财富进行适当的再投资。这些失灵现象对增长和促进社会福祉的长期可持续性造成威胁。此外,尽管增长硕果累累,但仍还有13亿人没有电,26亿人没有卫生设施,9亿人缺乏清洁安全的饮用水。换言之,增长不具有足够的包容性。

一方面是经济和社会可持续性,另一方面是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他们之间不仅是互相兼容的,而且大体上是相辅相成、互为补充的。当经济增长的取得主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时(在图中以虚线表示),经济与环境可持续性之间就产生了矛盾,所以绿色增长的目标就是确保经济与环境可持续性互相兼容。

除 了“先污染,后治理”,发展中国家还有其他的选择。现在就可以做许多有益的工作:干净的空气和水以及对固体废弃物的管理是基本需要,许多环保政策有利于提高生产率和扶贫。因此,虽然贫困国家应当把重点放在满足基本需求和扩大增长机会上,但他们不需要以不可持续的环境退化为代价来达到这个目的。此外,环境绩效不会随着收入提高而自动改善,无论如何都需要采取政策措施。最后,“后治理”也许是不可能的,也许成本过高,原因或者是环境破坏诸如生物多样性丧失是不可逆转的,或者是“锁定”效应会使日后转向对环境比较有利的结构和技术的成本极其高昂。

我们所希望的未来

设计良好的包容性绿色增长政策可以改善社会福祉,不仅考虑到当代人,也考虑到子孙后代。不过,政策制定者关注潜在的权衡取舍和成本,关注绿色政策对近期经济增长与就业的的潜在连带效应,这也是很自然的。需要认真对案例进行逐个分析研究,寻找最佳战略,但也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通过利用精心设计的法规和推广低成本环保方式的市场化政策手段,能够实现近期成本的最小化。然后绿色增长可以提供更可持续发展之路,同时兼顾持续增长的迫切需要与避免被锁定在不可持续的增长模式上造成无法逆转的环境破坏。绿色增长不是反增长,而是表示要改变我们的经济管理方式,使其反映出一种更广泛的理念,这种理念构成有效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珍视自然资本的能力和意愿是转向绿色增长的基础。环境资产——水、土地、空气、生态系统以及他们提供的服务——代表着国家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物质和人力资本一样,自然资本也需要投资、维护和好的管理,才能形成生产力和充分推动繁荣发展。为了准确地度量绿色增长的进展,各国在采用GDP等传统指标的同时实施综合财富核算和生态系统评价是有益的。

关键是,绿色增长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各国实行不同的绿色增长战略,反映出本国的侧重点和实际。引进任何一套 单一的“最佳实践”都需小心谨慎。不过,所有国家无论贫富都有机会在不放慢增长速度的情况下推进绿色和包容性增长。

如何实现目标

实现绿色增长,就需要政策本身有利于增长,同时也有利于环境,比如对保护污染严重行业的能源补贴或贸易壁垒进行改革。这就意味着实行政治上棘手的价格、监管和公共投资模式改革,并需要在行为和社会规范方面做出复杂的改变。重要的是,促进绿色增长,就需要知道何时选择政治上的权宜之计而非经济上的最佳方案。

《包容性绿色增长》为推进绿色增长勾勒出一个三管齐下的战略:

第一 – 根据国家具体情况打造包容性绿色增长战略,把重点放在本地和直接受益最大化上,避免被锁定。由于各国在制度能力、透明度、问责性和公民社会能量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各国的最佳解决方案也不尽相同。

相关资源

世界银行报告《包容性绿色增长:可持续发展之路》将于5月10日发布。链接及相关内容随后更新,欢迎查阅。

+ 下载简介(PDF,en)

第二 – 促进政策制定者、消费者和私营部门的高效率、具有可持续性的决策。采用污染收费以及其他市场手段很重要,因为这些手段有助于激励提高效率和促进创新。还需要有一系列配套措施来督促个人改善行为方式,并释放出私营部门的力量。关键是,虽然我们距离生态系统服务的准确定价尚远,但这些都是十分有益的方式。自然资产应当系统地纳入国民经济账户。联合国统计委员会从2012年2月开始采用“环境与经济核算体系”作为国际标准,提供了一种广泛认可的方法。忽视自然资本就如同忽视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一样,是糟糕的经济学,对经济增长有害无益。

第三 – 采用创新型的融资工具满足前期资本需求。鉴于财政资源匮乏,各国政府和多边金融机构必须立即做出努力加强私营部门在绿色投资中的作用。公共私营部门合作对于消除阻碍商业上有利可图且具有环境及社会价值的商业惯例和决策的市场壁垒至关重要。

归根结底,走向绿色增长主要需要的是良好的增长政策,其目的是合理定价和规范市场,解决协调失灵和知识溢出,并赋予产权。但是,绿色增长政策并不是解决经济中的结构性缺陷的万应灵药:环保措施并不能抵消宏观经济不稳定、劳动力市场扭曲、金融体系监管不力或者商业环境恶劣。

此外,虽然可以使绿色增长负担得起,但绿色经济不可能一蹴而就。快速转变可能意味着至少在短期到中期内大幅降低增长速度。反过来,要想避免剧烈的转变,就必须立即行动起来。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FDFROVMEG0